晓月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 - 音效 >

寻找鱼幼薇

2019-07-18来源:用药安全网


“饮冰食檗志无功,晋水壶关在梦中。秦镜欲分愁堕鹊,舜琴将弄怨飞鸿。井边桐叶鸣秋雨,窗下银灯暗晓风。书信茫茫何处问,持竿尽日碧江空。”

? ? 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――鱼玄机



文·Asakaze

图·来自网络(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-1-


唐朝。


咸通七年,那个人人称颂的才女鱼幼薇消失了。


咸宜观里,却多了一位法号鱼玄机的女道士。


这个女道士,来历不明,却并不热衷于诵经宣教,甚至还大张旗鼓地在观门前贴出了“鱼玄机诗文候教”的红纸告示,艳帜高树。



传闻她美貌绝伦、才气过人、写下的诗让当朝状元也望尘莫及,当然,也让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为之不耻。


但是她并不在意。


她遇见进士李郢,为其写下浓情蜜意的《闻李端公垂钓回寄赠》。


遇见李近仁又留下“不羡牵牛织女家”的诗句。


她与中意的男子酬唱相和,留下了《迎李近仁员外》、《次韵西邻新居兼乞酒》等奔放的诗作。


“今日晨时闻喜鹊,昨宵灯下拜灯花。焚香出户迎潘岳,不羡牵牛织女家。”


但这些男子皆是她的过客。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便是对她一生的写照。



她的最后一个恋人是一个名叫陈韪的乐师。


鱼玄机应邀去邻家赴宴,因担心情郎陈韪来访扑个空,出门前交待婢女绿翘:“如果陈公子来了,就告诉他我在哪里。”


回到家后第一件事问婢女“陈公子来否?”绿翘言词闪烁地答道:“陈公子来过,我告诉他您在哪里,他没说什么直接掉转马头就走了。”


鱼玄机察觉有异。她唤绿翘进房细细审问,婢女矢口否认,甚至对主子反唇相讥,:“欲求三清长生之道,而未能忘解佩荐枕之欢”。


鱼玄机怒了,她是何等骄傲,可现在却被一个婢女说三道四,她失控了,鞭笞绿翘百次,竟将她活活打死。
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

咸通十二年,鱼玄机获罪被斩,年仅二十四岁。


翻开《唐律》,其中明确规定:诸奴婢有罪,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,仗一百。无罪而杀者,徒一年。也就是说,她罪不致死。


张乘健教授也认为,绿翘事件里面隐藏着隐秘的委曲和细节。


的确,《唐书》中记载了诸多主人擅杀奴婢之事,当事人无一被斩。唯有鱼玄机因此罪被处死。有不少学者研究认为,这是一起疑点重重的千古奇冤。


然而真相究竟是什么?恐怕只有鱼玄机知道了。


可不久以前,她不叫这个名字。
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-2-


最近的李亿颇为得意。


李亿,何许人也?他字子安,唐宣宗大中十二年戊寅科状元及第,家世、样貌、才华一个不落。



近日又娶了一个小娇妻――鱼幼薇。


鱼幼薇才情惊人,两个人又才貌相当,新婚燕尔,夫妇二人吟诗唱和,携手远游,真真潇洒。


在这期间,两人还出游山西,途中看过不少美丽的风景,写下了不少的诗篇。



本来郎才女貌,天设一对,偏偏出了一个“河东狮吼”,还是个正室。


李亿的正妻子是河东裴氏之女,从唐高祖开始,裴家便世代与皇室联姻,裴氏的家族势力举足轻重。


这位裴氏夫人极为善妒,看到丈夫与年轻貌美才华横溢的小妾朝夕相处便醋意大发,马上便遣送鱼幼薇,将她送进了咸宜观里做道姑。


从此改名鱼玄机。



鱼玄机的诗寄不出去,她就抛诗江中,任凭幽情随水东流。


三年过去了,道观中人去楼空,李亿迟迟没有消息,只剩下鱼玄机孤零零一人。



早有人说,李忆携妻远赴扬州做官去了。


她不愿相信,可事到如今,不得不信。她的知心人,终究只是逢场作戏。


她在冷清的咸宜观中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《赠邻女》诗:“羞日遮罗袖,愁春懒起妆。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枕上潜垂泪,花间暗断肠。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”


也有了后来的“诗文候教”,有了后来的纵情声色。



咸宜观中,鱼玄机陪“文人雅士”、品茶论道,煮酒谈心。遇有投机者,就留宿观中,好不快活。


据说,颇受她青睐的是酷似李亿的落第书生左名扬。她对他倾注了不少真情……


又是李亿。真是成也李亿,败也李亿,他给了鱼幼薇一片春光,转眼又让她陷入黑暗。


总之,


鱼幼薇死了,随着李亿的离去溘然长逝了。
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-3-



长安城, 平康里,出了一个神童。


她的才情,与八岁时吟出:“枝迎南北鸟,叶送往来风。”的薛涛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令堂堂温庭筠,被称为“花间词派”的鼻祖,登门拜访。


初次见面,他考她诗才,以“江边柳”为题赋诗一首。



她很快便作出了一首《赋得江边柳》呈上:


翠色连荒岸,烟姿入远楼。


影铺秋水面,花落钓人头。


根老藏鱼窟,枝低系客舟。


萧萧风雨夜,惊梦复添愁。


温庭筠拍案叫绝。


从此以后,他们便成了一对忘年交。



温庭筠经常上门去指导鱼幼微习文作诗,或是带她出去见识赏游,可以说,温庭筠是她接触到的第一个除了父亲以外的男性了。


两人常常作诗相和。


《遥寄飞卿》:


阶砌乱蛩鸣,庭柯烟露清;


月中邻乐响,楼上远山明。


枕簟凉风着,谣琴寄恨生;


稽君懒书礼,底物慰秋情?


《冬夜寄温飞卿》:


苦思搜诗灯下吟,不眠长夜怕寒衾;


满庭木叶愁风起,透幌纱窗惜月沈。


疏散未闻终随愿,盛衰空见本来心;


幽栖莫定梧桐树,暮雀啾啾空绕林。


毫无疑问,她是喜欢这个亦师亦父的温庭筠的。这个喜欢不是对师父的敬重,而是对男性的那种难以名状的暗恋。


本来郎情妾意,虽然温庭筠在年龄上比她大了好几倍,但是两人志趣相投,且古人年岁相差很多成亲的也不在少数。


可是温庭筠退却了。他或许只是把她当作普通弟子,或许也是喜欢的,但是却因为世俗选择了让步。


他远去襄阳,做了刺史徐简的幕僚。


在他到往襄阳的两年里,鱼幼微不断地鱼雁传书,向温庭筠传达着思念之情。


两年之后,他又回到了长安,迎接他的是已经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的少女――鱼幼薇。



他带她去崇贞观一游,她题了一首诗七言绝句:“云峰满月放春睛,历历银钩指下生;自恨罗衣掩诗句,举头空羡榜中名。”


好一个“自恨罗衣掩诗句,举头空羡榜中名。”这两首诗将她骨子里的傲气,和女权主义暴露无疑。更让温庭筠对其另眼相看。


后来,温庭筠做了一次媒人,亲手将这个得意弟子送上李亿的花轿。


也许他认为这是成全吧,一对才子佳人,看着真真顺眼。殊不知,这却是鱼幼薇的劫。


鱼幼薇骄傲地从温庭筠的生命里走了出来,却在李亿的世界里沦陷地溃不成军。



她啊,一不小心,就成了鱼玄机。


或许在她眼里,她才是嫖客,那些个薄情的人啊,她见一个,换一个。



孙光宪在《北梦琐言》中评价鱼玄机“甚有才思”,但“自是纵怀,乃娼妇也”。


《唐才子传》评鱼玄机“志意激切,使为一男子,必有用之才”。


呜呼哀哉。


鱼玄机不是娼妇,她若是男子,也不一定会是有用之才,她只是鱼玄机,不,她是鱼幼薇。


她是那个名扬天下的神童,是那个令温庭筠高度认同的才女,是那个令才子李亿神魂颠倒的佳人,她是敢反抗当时那个社会的第一人。


鱼幼薇没有消失,她一直都在那里,看芸芸众生来去匆匆,看身边花开花落,你看她毕恭毕敬诵经的身影,身子却从未真正弯下去。你看她清冷的眼睛,里面流露的满是睥睨。

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END


? ? ? ? ?(搜索A Asakaze 点击关注)



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hrbhcbz.com/yinxiao/20769.html
(本文来自晓月文化整合文章:http://www.hrbhcbz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hrbhcbz.com ?2017 晓月文化

晓月文化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